第693章 釜底抽薪三足鼎立,驅虎吞狼小人獻計

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蝶谷修士第一卷 東海之濱 第693章 釜底抽薪三足鼎立,驅虎吞狼小人獻計
(小說屋 www.awbv.icu)    陸知行知道肖懷仁話里有話,所以便問道:“既然肖兄找上了我,想必也不是無的放矢,看來是有用得到我的地方。”

    肖懷仁瞇著眼笑道:“哪里的話,陸老弟淡泊名利,我心中佩服得緊,不過當下確實需要您的幫助,請您帶我進一次竹庭。”

    陸知行有些奇怪地看著他,竹庭是二王子府邸中一處載滿竹子的優雅庭院,但和一般的院落不同,這里也是二王子和松黨骨干人員商議大事的場所,也可以說是整個二王子黨的中樞所在。作為一個外人眼中的弄臣,肖懷仁本身又不是松黨出身,當然沒資格進去。

    可是陸知行就不同了,他是松黨的骨干之一,當初松黨內的幾個人編撰了一套計劃,也是松塾子弟的施政方針,這個計劃被大家稱為《元歷新書》,別看陸知行年輕,但卻是這本書的主編之一,他的意見對于整個松黨都很重要。

    而他和松黨之人最大的不同就是很淡泊,其他松黨弟子要不然是為了國家,要不是為了牟取私利,對于松黨的活動都是很上心的,甚至可以說是積極投身在京城政壇里,但是陸知行不同,他似乎安于自己那小小的官職,雖然有著進出竹庭的資格,但是卻很少去參加會議。

    如果肖懷仁想進入竹庭,那陸知行確實是個不錯的領路人,陸知行笑道:“肖兄高看我了,卻不知肖兄想要進竹庭做些什么呢?”

    肖懷仁探身到陸知行身邊,耳語了幾句話,陸知行有些驚奇:“肖兄的想法倒是很有意思啊。”

    肖懷仁笑道:“還請陸老弟成全。”

    陸知行審視著他,在他身上似乎看到了一個影子,一個熟悉的影子,那就是自己的師父廣宜生,憑借一己之力牽動朝廷、拜圣女教、蝶谷等多方勢力的人。她不知道的是,當初廣宜生化身諸葛百曉曾利誘肖懷仁,說要收他為徒。如果這事真的成了,那這里坐著的就是一對師兄妹了。

    ……

    竹庭

    二王子和幕僚們正在商議該如何應對眼下的事,忽然有人來報,陸知行帶著一個人來了。

    眾人均感到奇怪,陸知行在他們中間也有一定的分量,若要進來根本不用通報,其次進入竹庭的資格并不多,甚至松黨之中也不是人人都有機會,更何況他還帶著一個外人,他這是要做什么?

    尤其是當眾人見他帶來的認識肖懷仁的時候更是眉頭一皺,二王子對肖懷仁也有印象,除了一手字寫的不錯之外,也就是個拍拍馬屁的小人而已,當初甚至還有投降拜圣女教的前科,二王子黨里里外外都看他不上。

    二王子現實和陸知行說道:“知行愿意來參會,這個倒是少見呢。”

    陸知行說道:“殿下,今天要來這里的不是我,是肖兄有事求見殿下。”

    “哦?”他看了一眼肖懷仁,心中有些不快,但看在陸知行的面子上還是說道:“懷仁有話要說?”

    卻見肖懷仁撲通一聲跪了下來:“為殿下性命計,請殿下立刻登基。”此言一出整個竹庭之中除了陸知行以外一片嘩然。

    有一個松黨子弟喝道:“大膽,你一個小小弄臣,竟然在此胡言亂語,莫非是來謀害殿下!”

    今天下午大王剛剛倒下,最終有什么結果還不好說,他們商議過現如今二王子最好是別多事,趁著自己監國大王又不能插手的時候,打擊一下閹黨,順便抓權在手,最好是能抓些兵權。如果二王子趁機上位,要是大王沒事怎么辦?那時候他就尷尬了。就算上位成功,也絕對是讓世人詬病的所在,對于他的名聲打擊不小。

    肖懷仁說道:“下官對殿下一片忠心,現在的形式對于殿下危如累卵,若不早作決斷,殿下危矣!”

    “夠了!你這廝胡言亂語,欲陷我于不義,來人,給我……”

    肖懷仁搶先說道:“殿下和各位大人所計劃,下關也能猜到一二,但是蜀軍來襲迫在眉睫,已經容不得殿下溫火慢燉了。”

    二王子冷笑道:“你要說的就是這些?他蜀侯就是有天大的膽子,難道還敢篡逆不成?”

    肖懷仁立刻說道:“篡逆自然是不敢,但是未必不會傷害到殿下您啊,諸位想想,在下不過是個小官,人微言輕,不管是今日大王在位,還是明朝殿下成為正統,又或是蜀軍打過來再有什么變故,這與我又有干系?我這番逆言真心是為殿下所計啊。”

    肖懷仁這一番貶低自己,甚至貶低王室的話確實是逆言,不過也有道理,就他這人嫌狗不待見的樣子,換誰在上面似乎也沒他什么事。

    一個學子嘲諷道:“所以你才來殿下面前巧言令色想要往上爬對不對?”

    肖懷仁卻坦言到:“若非如此,平白無故的諸位大人也不會相信啊,如果我的話對殿下真的有用,殿下自然也不會虧待我不是嗎?”看似弄臣的肖懷仁大大方方承認自己就是想往上爬,這又沒什么錯。

    這時候陸知行說了句:“殿下,既然他已經有了腹稿,不妨聽聽他的胡言亂語,又不會有什么損失。”

    二王子想了想,雖然不抱什么期待,但終歸是讓肖懷仁把話說完:“你有什么想說的就說說看,但如果說了什么不該說的,那……”

    面對威脅,肖懷仁半分都沒放在心上:“既然這是我一生里最后一次說話,在場的諸位大人也都是可信之人,我也就不拘束了。殿下,蜀軍勢如破竹,不日便會打到京城,我想您與諸位大人也都商量過,相信蜀侯不可能真正造反,而且他們的名義是除奸妃,殺馬特,清君側。甚至還有可能成為殿下清理閹黨的助力。”

    這么一說在場的人就都震驚了,因為他們剛才商議的,差不多也是這么回事,卻被肖懷仁一語道破,看來他也有兩把刷子。

    豈料肖懷仁話鋒一轉:“若放在平時,這樣到也不失一個法子,可如今大王……如果蜀軍進城,他們會做什么?”對于大王的身體,這是個禁忌,所以不能多言,但是對于肖懷仁的反問,眾人有些不明白了,因為不管是二王子還是松黨弟子對自己這邊都有迷之自信,不像當初三王子和四王子因為世家和軍方不同的勢力而對抗,目前京城除了閹黨,基本都是愿意順從的。

    見眾人不語,肖懷仁說道:“蜀侯現在是天下最大的諸侯,兵力強盛,誰敢保證他進京城就真的不會有什么不好的想法?退一步說,就算他不敢犯忌,但是一路殺來,已經大大的冒犯了威嚴,為了自己給留個后路,他會不會擁立新王上位?畢竟現在大王……他起兵的時候當初可是列舉了七大罪啊。”

    有一個學子道:“就算如此,殿下也是王位的不二人選。”

    不等肖懷仁說話,便有另一個學子開口:“那倒不一定,殿下是最合適的人,卻不是對蜀侯最合適的人。”

    肖懷仁笑道:“這位大人一語中的,殿下文韜武略,各位大人也是國之棟梁,蜀侯真的擁立新王自然是要立一個對自己有利的,殿下年幼的王弟好有好幾個呢,再不濟不是還有大殿下嗎?”

    二王子瞬間警醒,對啊,還有大哥呢,他現在病歪歪的躺在床上,如果只是京城中爭奪王位,現在的他自然不懼任何人,但外來的強力諸侯想推個傀儡,那大哥才是好人選,只要一句長幼有序就行,就算沒了大哥,幾個年幼的弟弟也不是不可能。

    這是有人說道:“哼,你這是危言聳聽,擅自擁立王儲,我就不信蜀侯會愚蠢到冒天下之大不韙。”

    肖懷仁笑道:“難道起兵討伐朝廷就不是冒天下之大不韙?已經做到了七分,做足十分又如何?這位大人,難道準備讓殿下賭一把?”

    聽了這話大家都沉默不語了,肖懷仁的推測只是未來的一種,但是實現的幾率很高,二王子賭的起嗎?

    陸知行再次說道:“既然肖兄提出了問題,想必有解決辦法吧。”

    肖懷仁說道:“那殿下請恕我僭越。”看來接下來的話里有內容啊,二王子擺擺手表示無妨。

    肖懷仁說道:“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假設殿下馬上上位了,只要殿下上位,就可以立刻清除妖妃蘇憐,大宦官馬特以及一眾閹黨。蜀侯起兵是以除奸妃,殺馬特,清君側為名義,這些都不存在了,殿下也上位了他們自然也就失去了大義。”

    這是一個人冷笑道:“蜀地出兵十多萬,總不可能這么容易打道回府吧?”

    “當然不是,這條釜底抽薪之計只是第一步,而第二步就是讓蜀侯過來。”聽了這話眾人都是一驚,讓十幾萬大軍大大方方的過來?

    肖懷仁又說道:“反正朝廷無兵無將也攔不住他,索性把僅剩的兵馬撤回來,這樣一來京城也差不多能有十萬大軍了,然后再發詔書給晉國公,讓他帶兵來京城共商國事。”

    二王子皺眉道:“為什么要找晉國公過來?”嫌京城還不夠亂?

    “殿下,晉蜀大戰打了一年,彼此都沒有占到便宜,別看他們握手言和,但難保私底下沒有怨氣。蜀地難行這才讓晉軍吃了虧,倘若是京城這邊,拉開陣勢誰能贏還不好說呢,相信晉國公也想一雪前恥。他畢竟是北方諸侯之長,您請他來也合乎道理,到時候京城有十萬人,晉國公少說也要帶兵十萬,如此一來和蜀軍的十幾萬人就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勢,相信他們遠道而來,肯定也不敢做出玉石俱焚的事。這樣的話京城也好,殿下也好不都安全了。”

    眾人思索著肖懷仁的話,還真是很有道理啊,但又有人說:“朝廷畢竟是在各路諸侯之上,這兩大諸侯聚在一起,萬一沒能互相牽制,反倒聯手對付朝廷怎么辦?”

    肖懷仁又說道:“那就需要第三步了,驅虎吞狼之計,到那時請殿下冊封蜀地相國司馬檜為武威伯,將整個武威封給他。”

    眾人很是不解,但也有幾個聰明的明白了其中的含義,他彼此相互詢問,關鍵就處在這個武威上。武威不是什么發達的地方,位處于蜀地北邊武關之外,雖然行政劃分上屬于蜀地,但實際上無險可守,基本上蜀侯軍隊都是留守武關的,所以這里長期被晉國公所占據。這個操作便是把晉地實際統治的地方封給了蜀侯的臣子。不管什么諸侯之長還是第一諸侯,名義上他們是大周的臣子,作為大王給臣子封號和封地不是很自然的么。

    但是這么明顯的挑撥離間,兩個諸侯會上當嗎?別說,還真會,不是因為他們傻,而是因為武威有一個兩家都不能罷手的原因——武威馬場。那是個出戰馬的地方,之前就因為行政劃分和實際統治,兩家有過紛爭,如果在法理上大王承認了,那無疑是加重了籌碼,晉軍吃了蜀地難行的虧,蜀軍何嘗不是被晉國公的騎兵部隊收拾過,單沖著馬場的歸屬,他們就得翻臉。小說屋 www.awbv.icu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蝶谷修士》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蝶谷修士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蝶谷修士》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鞍山麻将群2毛
皇马7-3赫塔菲 吐槽游戏和平精英 汉诺威96vs沙尔克04比分预测 河南快三平台 比特币暴涨暴跌的正反面影响 春假时光电子游艺 萨索洛v切沃 剑网3指尖江湖门派 多特蒙德对美因茨历史战绩 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前5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