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大人物

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狂龍全部章節 第18章 大人物
(小說屋 www.awbv.icu)    俗話說,奪妻之恨不共戴天。

    雖然江離沒有搶他王大彪的女人,但是他的行為已經跟搶他的女人毫無區別了。

    所以王大彪對江離充滿了仇恨,恨不得拔了他的筋,抽了他的骨!

    所以,從一開始,他就沒打算饒了江離。

    很快,江離就被他的手下們給包圍了,那些人紛紛拿出了武器,都是鋒利的刀子,顯然他們是想要見血。

    在場的其他人見狀,都不免有些被嚇到了,紛紛為江離擔憂起來。

    特別是老趙,滿臉擔憂道:“江離,你別跟他們起沖突,我們報警處理。”

    面對著包圍圈,江離的嘴角卻露出詭譎的冷笑,這些人在他眼中,跟螻蟻毫無區別,他完全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輕易的解決掉這些家伙。

    但是他答應過奶奶,不能沖動惹事,如果自己又被抓進去了,她一定會很擔心自己。

    他不想讓老人擔心自己,更不想當著這么多的面把事情鬧大。

    但是,如果這些混蛋找死的話,那就別怪他心狠手辣了!

    江離的拳頭已經緊握起來,就在他剛準備動手的時候,屋子外面忽然傳來了一道道汽車的轟鳴聲。

    這些車子都是大馬力汽車,響聲震耳欲聾。

    這些聲音吸引到了眾人的注意。

    他們紛紛將目光投向了房屋外面。

    江離的拳頭松懈起來,嘴角露出一絲詭異冷笑,紅衣的人終于來了啊。

    在并不寬敞的街道里面,一輛接著一輛黑色的牧羊人越野車停在了這里。

    這些車子排列整齊,呈現一字長蛇陣,視覺上給人的感覺非常震撼。

    車門打開,一個個穿著紅色西裝的男子從里面走了出來。

    這些人身材極為魁梧,個個留著光頭,在他們的腦袋上面還紋了一團紅色的火焰。

    他們的人數大概有五六十多個人,當所有人都匯集在一起時,就像是一團炙熱的火團一般,仿佛能夠燃燒一切。

    “他們是什么人?來這里干什么?”有人不解問道。

    “我靠,這該不會是紅衣的人吧?”有人認出來了,神色詫異無比。

    “紅衣是什么?”有人疑惑問道。

    “紅衣你都不知道,你還是不是江北市的本地人,紅色是我們江北市最大的地下勢力,據說里面的人都身穿紅衣,腦袋上面紋著一團火焰,我看這些人十有八九就是。”

    “那他們來這里干什么?難不成也是幫王大彪搶女人的?”

    “這我怎么知道?但紅衣雖然是一個地下勢力,但以它的名望是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出來的。”

    不僅是路人傻眼了,就連王大彪也隨之傻眼了。

    事實上,在他看到這些牧馬人汽車的時候,他就知道車里面做的都是一些什么人了。

    王大彪是道上混的人,他不可能沒聽過紅衣組織。

    紅衣在他眼中就跟神一樣高高在上,簡直就是他膜拜的對象。

    所以說,在紅衣面前,他王大彪連個屁都算不上。

    但是令他感到不解的是,紅衣的人為什么出現在這里?

    難道是因為是十分鐘之前江離打的那個電話嗎?

    不可能!那混蛋怎么可能會有這個實力?

    王大彪雖然這么想,但內心卻慌的一逼,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沈重陽,這個江離到底是什么人?”

    王大彪對著他旁邊的沈重陽問道。

    沈重陽也是滿頭霧水,但還是如實道:“這江離跟我是一個街道的,也就是一個孤兒,沒什么勢力啊,他六年前還因為涉嫌故意傷人罪遭到警方逮捕,一逃就是六年,所以這回我也是這幾天才見到他。”

    王大彪聽后,內心才徹底的松了一口氣。

    這么看來的話,這江離六年前就是一個沒有權勢的撲街,他逃亡的這六年也沒有在江北市,這就更說明他跟紅衣是沒有什么必然的聯系的。

    轟!

    就在這個時候,一輛奔馳大G突然停在了房屋門前。

    隨著這輛車子的停下,那些乘坐牧馬人的紅衣男子全都恭恭敬敬的站在了這輛奔馳車的前面,雙手合攏,微微彎曲。

    不用看眾人也都知道,這一定是了不起的大人物登場了。

    大G的車門打開,一個女人從其中走了出來。

    女人同樣穿著紅色衣服,但她穿的卻是緊身皮衣,臉上化著精致的妝容,嫵媚而又危險。

    她的身材非常高挑,神色極為冰冷,站在她旁邊,就能感受到一股逼人的磅礴氣場。

    看到這個女人,王大彪臉色大變,額頭上面的冷汗就像是大雨一般傾盆而下,渾身都忍不住瑟瑟發抖起來。

    “紅拂女!”

    他臉色蒼白,勉強的說出了這幾個字出來。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紅衣的絕對領袖,紅拂女。

    王大彪感覺自己身體都軟綿綿的,腿肚子也在止不住的打著哆嗦,仿佛灌了鉛一般沉重。

    “大姐好!”

    所以的紅衣男子全都半鞠躬,對著紅拂女恭敬喊道。

    紅拂女微微點了點頭,然后徑直走進了房門里面。

    王大彪臉上的汗水更多了,整張臉都嚇白了。

    此時此刻,他真想吟唱一首涼涼。

    他咬了咬牙,幾步之間來到了紅拂女面前,滿臉殷勤,就像是一條哈巴狗一樣。

    “紅拂姐,你怎么來這里了?”王大彪一臉殷勤笑容說道。

    紅拂女看了王大彪一眼,露出疑惑之色道:“你是?”

    王大彪連忙介紹道:“我叫王大彪啊,我記得去年我還在龍湖大酒店見過你呢。”

    紅拂女聽后,搖了搖頭,很直接的說道:“我不認識。”

    噶!

    王大彪滿臉尷尬,眾目睽睽之下這簡直丟盡了臉面。

    不過他并沒有半點不爽,紅拂女是什么人?紅衣的老大,就算不認識他,這也很正常。

    畢竟在這種人物眼中,他連個小人物都算不上。

    尷尬了片刻,王大彪繼續說道:“不知道紅拂姐你來這里是有什么事情嗎?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在下一定義不容辭。”

    紅佛女看了他一眼,皺眉問道:“你認識一位姓江的先生嗎?”

    “姓江的先生?”王大彪一臉疑惑,隨即突然想起了什么,立即問道:“你說的這個人是不是叫江離?”

    紅拂女神色一亮,點了點頭道:“沒錯,就是叫江離,你知道他現在在哪里嗎?”

    王大彪的臉色有些難看了起來。

    他果然沒猜錯,紅拂女就是沖著江離來的。

    不過他也聽出了一點弦外之音,紅拂女似乎并不認識江離,不然她不會連名字都說不清楚。

    如此說來,兩人并不熟。

    但為了保險起見,他問道:“紅拂姐,不知道你找江離有什么事情嗎?”

    紅拂女的臉色頓時陰沉了起來,凌厲的目光盯在了后者的臉上,沉聲道:“你只管告訴我這位江先生在哪里,其他的不該你問。”

    王大彪嚇了一哆嗦,額頭上面的冷汗頓時直涌而出。

    而就在這個時候,江離走了出來,站在了紅拂女額面前,很自然的說道:”我就是江離,是雪亦飛叫你來的吧?“

    紅拂女看了江離一眼,她的神色頓時變換了起來,態度極為的恭維跟尊敬道:“江離先生你好,正是血衣爵大人讓我來的。他吩咐過,但凡你有任何需要,我們都要盡全力幫你解決,無條件執行你給出的任何條件。“

    江離點了點頭,他的神色不悲不喜,看不出任何的喜怒跟情緒。

    隨即,他那凌厲的眸子仿似閃電一般凝聚在了王大彪的身上。

    感受著江離那可怕的眼神,王大彪內心咯噔一聲,雙腿一軟,直接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小說屋 www.awbv.icu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狂龍》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狂龍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狂龍》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鞍山麻将群2毛
精准三肖六码期期免费3肖6码 重庆欢乐生肖彩票走势图 彩票快3选大小单双技巧 124不倒翁投注法例子 优彩网网址 重庆时彩时彩开奖结果 365什么叫三式投注 二八杠生死门看牌算法 乐享彩票合法吗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