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五章 墨離的脈象

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修仙之桃夭追夫正文 第一五五章 墨離的脈象
(小說屋 www.awbv.icu)    又過了兩日之后,墨離也回來了。只是墨離的狀態很不好,整個人顯得非常的虛弱,精神似乎也有些恍惚。剛進門便暈倒了。于是眾人手忙腳亂的將墨離送回了房間。

    恰巧玉容還未離開,所以為墨離看診的事情也自然落到了玉容的頭上。只是玉容把脈的時間越長,眉頭就皺得越緊。看得圍在周圍的眾人也是心驚肉跳的。

    “墨離他究竟是怎么了?”雖然之前的時候,因為兮梅的關系,桃夭對墨離很是失望,甚至也曾想過,如果自己不那么執拗的選擇重活一世,是不是才是對彼此最好的選擇。只是如今看著他慘白的面孔,她心里還是會止不住地疼。原來有些人一旦放進心里,便拿不出來了。即便你會恨他怪他怨他,但是你卻仍舊希望他一切安好。那些所有的恨、怪、怨不過是因為你還愛著他。

    “恕我無能,我實在是診不出墨離的脈象有何不同。他也許只是過于勞累了。我明日再為他看看。”

    桃夭對于玉容的這個診斷是不信服的,即便是墨離勞累也斷不會如此啊。墨離的情況,反而更像是身體遭受了什么重創。只是現在也沒有更好的法子,只能等明日再看看。

    兮梅最初看到墨離這個樣子的時候,也是心驚不已。在聽到玉容的診斷的時候,她的心情是十分復雜的。她一方面希望玉容能診斷出墨離的脈象,一方面又希望她診斷不出來。因為她自己是十分清楚的,墨離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凝砂的作用。她怕玉容診斷出來原因,從而推斷出是自己害了墨離(雖然這一切并不是她本意)。可如今玉容診斷不出來,她心里卻更擔憂了。玉容可是岱輿山的首席大弟子,如果她都診斷不出來的話,這說明墨離恐怕真的離不開加了凝砂的瓊香了,而自己也要一直受明華的控制了。最重要的是傾巢之下,焉有完卵。通過魔修攻打方壺山這件事情,她也忽然明白,若有朝一日,自己對于她沒有利用價值的時候,自己就會被她毫不猶豫的拋棄。自己會有什么樣的下場也是罪有應得,誰叫自己因為貪念,導致了這一切呢?可是墨離是無辜的,她已經因為自己的私欲害了一個昔日的姐妹,如今難道又要搭上最愛的人的性命嗎?可是即便她心里有千萬般悔意,也是無從對人言的。在沒有解決墨離的事情之前,她還要對明華馬首是瞻。

    她離開方壺山前去岱輿的時候,她就遇到了半路等著的明華。

    “你沒有投毒?”明華的聲音帶著狠辣,還有一些經歷世事的滄桑。兮梅毫不懷疑,自己若是回答一個是,立刻就會成為她手中的亡魂。

    “我確實將藥粉放在了飲水之中。整個方壺山沒有中毒的只有我和墨離。其余的人則是因為服用了桃夭手中的解毒丹。解毒丹雖然不能解毒,但是卻壓制了毒性。所以,那些魔修是你派來的?”

    “嗯!”明華低沉的應了一聲,但是聽得出來,聲音中帶著不快。

    “我們之前說的不是這樣的。你并沒有說會派人攻打方壺山。”

    “哼!”明華冷笑一聲,“我要做什么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你只需要做我交給你的事情就行了。諾,這是你要的瓊香。”明華對著兮梅的方向看也不看的就扔了過去,似乎一點也不擔心兮梅能不能接住。

    不過也好在兮梅眼疾手快的接住了。

    “你這次出行是為了什么?”

    兮梅打開看了一下明華給的盒子,里面大約有幾十顆,然后才回答道,“他們讓我去岱輿山求人來幫忙解毒。”

    “此行......算了,你還是去吧,省得他們對你生疑。”明華好像是想喲阻止她去求救的,但是最終卻同意了。“之后若有事我會聯系你的,我希望你放聰明些,別做些糊涂事,否則丟了性命的恐怕就不止你一個人了。”

    兮梅怎么會聽不出她口中的威脅之意,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是!”

    ......

    經過玉容為墨離診脈這一事,兮梅更不敢貿然反抗明華了。

    晚上的時候,眾人都回房休息,桃夭雖然想留下來照顧墨離,但是兮梅一再的出言相譏,桃夭只好離開了。只是出門之后心里仍舊放心不下,便掉轉頭回去,隱藏了氣息,棲在了墨離的屋頂上。

    她掀起了屋頂上的一片瓦,看到一直坐在墨離旁邊的兮梅,起身到了窗邊。只見她從袖兜中拿出了一塊香料點燃放在了香爐中,桃夭見狀撇撇嘴,她從來不知道兮梅還是生活如此考究的人。都這個時候了,居然還顧得上去點上一塊熏香。因為知道兮梅并不會傷害墨離,因此便也沒有動作。只是坐在屋頂上,梳理這幾日以來所發生的事情。遠處的天漆黑而朦朧,似有一種風雨欲來的壓迫。

    第二日清晨,桃夭迷迷糊糊地聽到有聲音靠近,猛地站了起來。這才發現,天色已經大亮了。此時的人聲正是玉容和清風一行人過來的聲音。

    她從屋頂上躍下,然后又從外面隨著眾人一起進到了院子中。

    屋內的兮梅聽到聲音,為眾人打開門。

    “墨離的情況如何?”玉容開口詢問,她實在是覺得墨離的情況有些詭異。

    “還未醒來,不過看起來好多了!”兮梅一邊讓玉容一行人進屋,一邊為玉容解釋。

    “哦?我來看看!”玉容聽到這個有些著急,作為一個醫者,她自然對于這些奇怪的病癥感興趣。

    玉容看了看墨離的脈象,依舊探不出什么差別。只不過面色確實看起來好很多了。“當真是奇怪呢。你可有喂他些什么東西?”

    “沒有!”兮梅搖頭。

    桃夭看墨離的臉色確實好了很多。昨天眾人走后,她一直棲身屋頂,后來是見到兮梅趴在床頭睡著了,自己后來也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她可以確定墨離在那之后確實從未服用過任何東西。

    “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看著玉容一臉愁容的模樣,桃夭也不知道墨離這種狀況究竟好不好。

    “我也不敢確定。不過,墨離現在沒有什么危險就是了。你們可以放心!”

    眾人聽到這個才慢慢地放下心來。

    “咳咳......”這時候床上傳來幾聲咳嗽聲。眾人循聲望去,原來是墨離醒來了。

    “墨離你沒事吧?”眾人開口詢問。兮梅和桃夭沖到了最前面。

    “我沒事。可能是這幾日有些累了。現在覺得好多了。”墨離覺得睡了這陣子以來最踏實的一覺,連日以來的煩悶也消失了,覺得再沒有比現在更暢快的了。

    如今聽到墨離親口說,桃夭才真正的放下心來。

    “墨離,你查探的情況如何?”清風見墨離氣色不錯,便詢問事情的結果。

    “蓬萊山沒有什么異常。只是我詢問過蓬萊山的小弟子,自從我們離開之后,五位仙尊就一道去了別處,至于究竟去了哪里,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不好分辨了。”

    “什么不好分辨?”清風沒頭沒腦的話,讓墨離很是疑惑。

    清風看了一眼桃夭,才對著眾人說道,“囚清撤退之前曾說過咱們師尊不知所蹤,我與桃夭懷疑,師尊可能落入了魔修的圈套之中。”

    “怎么可能,你別開玩笑了。”月瑤覺得這簡直比天方夜譚還天方夜譚,博衍仙尊的修為,是這凡間無人能出其左右,又怎么能被人算計了呢。

    直到看到清風和桃夭嚴肅的表情,臉上的笑意才慢慢僵住。“真的?”

    “我也不希望是真的,只是師尊的修為,水人不知誰人不曉,囚清如果編造這樣一個謊言,豈不是很容易被戳穿?”

    清風的話讓眾人都陷入了沉默。

    墨離也明白過來,為什么清風會讓自己去一趟蓬萊山。

    “那師尊碧彤仙尊是不是也出事了?”片刻之后,玉容問道。

    清風搖頭,“不好說。目前幾位仙尊都沒有音訊,而且,我們根本不知道他們去了哪里,也聯系不到。最關鍵的是,我覺得魔修那邊絕對不會就此罷手的,肯定還會有別的動作。現在各位仙尊行跡不明,又面臨這樣的難題,恐怕人間免不了一場浩劫啊。”

    “這可如何是好?”皓月在一旁直轉悠。

    然而就在這時,發生了一件更讓人頭疼的事情。玉容收到了山上其他師妹的傳信,說是員嶠和瀛洲那邊也出現了中毒現象。玉容要盡快趕去幫忙。

    桃夭送玉容下山,她站在方壺山頂,看著山腳下,隱約可見的房廊屋舍,天下又要大亂了。很多的時候面對命運她有一種無力感。從前因為要讓命運的軌跡回歸正常,她眼看著百姓受盡苦楚,如今,魔修與仙修一戰避無可避,又要牽連這無辜的百姓。其實他們何其無辜,左不過命運二字罷了。

    清漪還沒有歸來,桃夭只希望到時候清漪帶回來的消息是好一些的。只是,她心里隱約明白,恐怕再難有什么好消息了。小說屋 www.awbv.icu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修仙之桃夭追夫》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修仙之桃夭追夫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修仙之桃夭追夫》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鞍山麻将群2毛
双色球投注单详解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官网 万喜堂a 体育比分最新开奖查询 最好用的11选5中奖助手软件 51计划人工网免费pk 双色球赚钱 百人牛牛闲家稳赚攻略 一分块三大小单双技巧 棋牌游戏二人斗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