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撕開傷口勸阿玉

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生活請別作正文 第四十五章 撕開傷口勸阿玉
(小說屋 www.awbv.icu)    別人,我可不清楚,“我”是執一人之手,終老。張洋非常嚴肅的說道。

    張洋說完這話,柳歡歡在腦子里若閃現閃離。也不知道是害怕柳歡歡知道真相而傷心,還是怕自己會失去她,也許是太累了吧,心臟莫名出現陣陣絞痛。

    靚仔,從冰柜拿條青瓜給陳飛。老板娘在門口喊道。

    張洋深深的呼了口氣,壓制著心絞痛,答道,好的。便打開冰柜,從最上面一層,拿下冰冰涼的青瓜。張洋這個二貨,明明肚子很飽,嘴卻饞得很,很想咬上兩口,奈何這是工作,何況瓜也不是自己的,于是用上牙咬了下牙兩次。

    張洋覺得自己像是一個失去靈魂的人,沒有了一點靈性,看到什么都想吃。覺得自己是不是傻掉了,張洋臉上又莫名的泛著笑臉,然而卻并沒有什么值得高興的事,有的只是后悔悲傷,這不是一個神經病又是什么,悲極而笑,笑他作,笑他貪,笑他癡,笑他顛,笑他傻,笑著笑著突然變的冷若冰霜,又回到無限后悔圈中。

    賭,它真可怕呀。“張洋”你真的知道錯了嗎?你還敢碰它嗎?你知道它有多邪惡了吧。它比魔鬼還要可怕,先喝光你血,然后吸走你的靈魂,最后還要讓你遺臭萬年。

    我真的知錯了,請你們再相信我一次,再給我一個機會吧!

    再相信你一次!你上次說的多好啊,一定不碰了,可結果了,你剛回到正軌,又再一次瘋狂了,是不是很刺激啊。是不是很爽啊。

    我真的知道錯了,只是再也沒有人相信我了。張洋,你要挺住,只要你能痛定思痛,不再去碰,你一定會一天天的好起來的。

    可是這樣活著好累呀。

    累也是你自己作,慢慢還吧。別怪我沒提醒你,你要是再碰,你必死無疑。

    張  ~洋,在那發什么呆呢?把那個鐵板魷魚,端出去啊!王大美佯裝著發怒的表情說道。

    張洋告訴自己,不管多難,一定要堅強,一定要好好的活著,一定要笑。

    叫春啊,那么大聲,嚇出心臟病來,你可得負責噢。

    王大美的一雙手,此時變成如來神掌。猝不及防的拍在了張洋的后背。

    啊,你下手真夠狠的,這么野蠻,以后誰敢娶你。

    王大美伸了伸手,這就不勞你費神了。趕緊上菜!

    看著那揮著的爪子,張洋端著冒著磁喇的鐵板魷魚屁顛屁顛走了。

    大廳還是那樣充斥著吵吵鬧鬧,這曾是自己不屑的場景,認為沒有品味的人。現在看來才發現,他們才是活的最真實的人,開心了,約上三兩個朋友,來一場吃吃喝喝,煩了,叫上真心朋友吐吐槽,來一場喝喝吃吃,一頓過后,天亮之時,一切煩惱都過去了,留下的全都是情誼。

    只是惰落的人,輸掉的靈魂。什么時侯才能夠重新擁有簡單的快樂。張洋心中彷徨努力著,也期待著。

    靚仔,吃西瓜!老板娘吃著西瓜,手指著桌子的剛切開的西瓜,對著張洋說道。

    張洋嘴角擠出一絲淺淺的笑,“嗯”了一聲,拿了一塊最小的。

    哇,真甜!還冰過,真好吃,張洋很快吃完了手中的那一塊,看著桌子上的西瓜,終究是沒有去伸手。人終究是要懂得知足和自尊,或許在吃一塊,是過足了嘴饞,留下就是不懂分寸。

    忙碌是治療心病和抑郁的最佳良藥,因為它讓你無暇顧及煩惱傷心,但終究只能暫時的麻痹自己。

    張洋忙碌著,突然感覺心有點像被針扎了一下,看來是過度勞累所致,所以期盼著凌晨的一點快點到來。那樣就可以回去睡覺了。

    越是期盼,就覺得時間過的更慢,而時間它總不會因為你的變化而發生變化。只是自己的心態問題,可又是什么心態讓自己步入這般田地呢?是貪婪是傻是窮還是腦子有問題?

    直到凌晨一點張洋也沒想明白,他只知道,剛開始的時候自己只是試試看,玩一玩的心態,后來贏到一點錢了。就開始幻想贏更多的錢,那樣就可以讓家人和自己過上好日子。這時他就玩的大了起來,可是卻贏不到錢了,反而把之前贏的輸回去了。

    想到這張洋不敢想下去了,仿佛再次回到那黑暗的深淵。看看時間,已經凌晨一點多了。此時沒有多少客人,老板娘在玩著開心消消樂,王大美趴在桌子上休息,沈健和陳飛也沒什么忙活,在后廚刷著小視頻。只有陳玉在烤烤爐旁顯得有些焦慮,時不時將手機拿起看看,又快速的放下。

    “阿玉”今天客人比較少哦!張洋還是想幫幫陳玉,所以故意找他搭話,眼睛有意的看向他的手機屏幕。

    陳玉看張洋眼睛在往自己手機看,訊速的將手機屏幕朝下,心不在焉的回了句“嗯”!

    陳玉整個人看上去,早已失去了頭幾天的光彩。張洋實在不忍心陳玉步自己的后塵,強忍住自己傷痛,再次將傷口狠狠的撕開。

    阿玉,我知道你肯定是在玩網上的黑彩。看你的狀態應該已經有點陷進去了,或許已經輸掉了一些錢。而你現在想著快點回本,然后就再也不碰了。你千萬不要這樣想,否則你會很輸的很慘,輕則負債累累,重則搭上性命。

    陳玉有點驚訝,用疑惑的眼神看著張洋,他怎么知道自己在玩彩,并且知道自己在趕本。

    你是想問我怎么清楚你的情況吧,張洋緩緩的嘆了口氣,“唉”,我看見你現在的狀態,仿佛看見了,那個可怕的自己。

    我當初就是你這般模樣的,下了注,期待著結果,也害怕著結果。心里無比焦慮,怕不中,卻又不甘心收手。那時說怕,又不怕,說膽小,卻亦膽大。為什么這樣說了,當時真怕輸了這錢,家人知道肯定要傷心。所以想贏回來,所以膽子又大了,這時候已經到危險的邊緣了。而你現在已經走到這一步了。而我現在已經是負債累累了,所以才落到這步田地。

    我知道了,你小聲點,別讓我哥知道了。陳玉有點不悅的說道。小說屋 www.awbv.icu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生活請別作》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生活請別作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生活請別作》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鞍山麻将群2毛
凯尔特人vs尼克斯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江苏快3今天走势图 北京pk10开奖走势 qq四川麻将作弊器 埃及宝藏推币机修复说明书 北京赛车pk10开奖平台 pt电子藏分 全民突击皮肤图片 柔佛VS庆南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