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俄尼里伊的夢鄉

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琉璃魔杖 第四十八章 俄尼里伊的夢鄉
(小說屋 www.awbv.icu)    “醒醒,奧爾薇絲。醒醒!”,仿佛一個聲音這么說道。

    醒來?醒來是什么意思?奧爾薇絲靜靜地端起眼前桌上的咖啡,喝下去卻沒有絲毫苦澀的感覺,就像咖啡糖一般,這兒也美的像夢一樣。

    他們坐在紫藤蘿花下的涼亭里,外面亦是花的原野,可以看見它綿延出去然后消失,天空也是這樣,深藍,湛藍,然后空了,可她覺得很安心,這是一個真正永恒的地方,沒有開始,沒有未來,無處可去,卻又有立足之地。

    眼前的年輕貴族優雅地讀著書,兩個人對彼此絲毫沒有打擾,無聲地等著下一波原野的風帶著花香飄過來撫過奧爾薇絲的銀發,調皮地翻動貴族的書頁。

    這微微的涼意讓她感到很舒適又有些倦意,她合上眼皮,嘆了一口氣,復又睜開,這里唯一不能步入夢鄉,她疑惑地看向眼前的男人,在此之前兩人從未相互打擾。

    “這兒是你的地方嗎?”

    男人輕輕合上書冊,側過一點頭取下精制的眼鏡,然后露出微笑,每一個動作都像老貴族一般講究,可卻還是有一點隨性,使得他在這個空間中絲毫不顯突兀。

    “不,這是你我的地方。”

    “我和你的?”,奧爾薇絲覺得他沒有說謊。

    “是的。”,男人的眼睛像那酒紅色的寶石一樣深邃,有點像宮廷深藏的酒液,在有些冷的酒窖里長眠,卻又被貴婦人取出,醒過來的顏色。

    “俄尼里伊你知道嗎?”

    奧爾薇絲又飲了一口咖啡,使得自己強打起精神,即使困了自己也不會睡著,“你指居住在夢鄉,扇動著黑翼游蕩于大洋彼岸,在冥界之邊歌唱的那位神明?”

    她望著遠方,有些恍惚地呢喃著,“夢境之神啊,其實大家習慣了他的另一個名字,奧涅伊洛斯。”

    他輕輕撫過桌上的書冊,笑道,“那都不過是夢囈一族的名字。”

    奧爾薇絲眨了眨眼睛,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她感覺花原與天空的邊際又消失了一片,“我寧愿相信是他一位,擁有三千化身。三千名神明,對于人也過于沉重了一些。”

    “你呢,奧耳普斯,造形者,幻化為人的夢神,你是他的化身嗎?”

    年輕的貴族收斂起笑容,搖了搖頭道,“不,我不是,我不是奧耳普斯,是和你一同托庇于夢鄉的無歸宿之人。”

    醒醒!奧爾薇絲!醒醒!

    貴族抬頭望了望天空,“看,她又在呼喚你了。”

    “誰?呼喚我?我是誰?”,奧爾薇絲怔了怔。

    “你是誰并不重要。”,貴族將雙手交叉放在水晶桌上望著她,“你想出去嗎?”

    “出去?不,這兒很好。”,她也望向天際,她覺得那個聲音十分熟悉。

    “是么?可是我已經厭倦了啊。”,貴族臉上的微笑一點點退去,變得冷漠而判若兩人,“化為灰燼足夠痛苦,而長眠也足夠漫長,夢鄉再動人也只有三千種顏色,如何填得滿我三千年時光。”

    “下雪了。”,奧爾薇絲輕輕抬起手,指尖有點濕潤,“我想起你了,原來血核里的是你么?”

    她有些空洞的藍眸里重新打上了高光,“三千年前,教廷還未分裂,黑暗的國度只有兩個大異端,地底世界大薩滿與蜘蛛女皇的孩子,以及十八支暗夜貴族卡瑪利拉議會的執政官,第四世真祖,采佩什。”

    男子沉默了,“竟然還有人記得我的名字,真讓我驚訝。”

    “白銀時代的人類中年短暫,年輕而高傲的血族遍布大地,你甚至走出黑夜成為羅馬尼亞王國的守護神,只可惜“穿刺大公”的名號并不能阻止這個渺小的王國在鐵騎下最終化為廢墟。”

    貴族冷笑道,“那不過是閑余的玩樂而已。”

    “那你是想讓我說一些你真正的光輝事跡?我對你了解并不深,三千年的歷史塵埃足以埋葬一切煙云,奈姬女神向來只守護勝利者的名字永耀于豐碑之上,而你們那個時代的名字是教皇圣維克托一世。”

    奧爾薇絲瞥了男人一眼,他并沒有像自己想象的那般怒不可遏。

    他沉靜地望著她,“牛角門飛出真實之夢,象牙門飛出虛無之夢,即便原野外是無盡的虛空,可我們才是坐在偽物之上,真是諷刺,還有什么真實比這更為無聊?”

    真是一個奇怪的,毫無血族傲慢的皇者,這也是他的假象嗎?

    “所謂的無聊,不過也只是不了解而已。”,奧爾薇絲放下杯子,輕輕站了起來,“所謂的厭倦,也許只是不夠甘甜而已。”

    “你打算出去了么?奧爾薇絲。”,采佩什輕輕一笑,“外面可不是一條坦途。”

    “那么在這等待著與你融為一體,采佩什真祖?”,她取過他放在桌上的書,瞥了一眼書脊,“和你那十八支不肖的子孫與臣民不同,外面可還有一個女神也難媲美的女孩在等著她的騎士。”

    采佩什看著眼前空蕩蕩的座椅,雍雅而又無奈地垂下雙臂嘆了口氣,他被人厚顏無恥地順走了在這夢鄉中唯一可供閱讀的東西。

    奧爾薇絲睜開了眼睛,笑著看向在她身旁焦急呼喚她的祭卡伊司,“我可靠的盟友還是在關鍵時候挺身而出了。”

    幻化成白衣女子的祭卡伊司沒好氣地橫了她一眼,擦了擦額上的汗水,她可不想為伊洛芙的弟子搭上一條龍命。

    “怎么樣,我能夠繼承大統了么?”,奧爾薇絲的微笑有些勉強,不知為何此刻她想起的都是和父親的愉快時光,她低下頭,有些苦澀的后悔鉆入她的心竅,淚水沿著臉龐流下來,不知道是為公爵還是為自己。

    “你一個前半神強者總不該連一個半劍圣都收拾不了吧。”

    “算計盟友來刺殺父親,你的底線總叫我吃驚,奧爾薇絲。”,祭卡伊司對她的人格感到絕望般地搖搖頭,“很可惜,他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接下了我的正面一擊。”

    奧爾薇絲微微舒了一口氣,撫上心口已經愈合得完全的肌膚,“我可沒有想殺他,是他想殺我,祭卡伊司,盡管我知道滅掉那只斥候小隊很可能會觸怒他。”

    祭卡伊司微笑著聳了聳肩膀,“提福俄斯沒有接受你的獻祭,采佩什進入了你的身體,你狡詐的計策全部落空,那個怪物不惜失去一具化身也要找點樂子呢。”

    “并不算什么禍患。”,奧爾薇絲轉過身掀起上衣讓她看見自己白皙的背上老師用百頭巨龍拉冬的血液刻下的繁復的圖案—“米修斯之燈”,“你以為是你的存在才讓真主不敢占據我的身體?”

    祭卡伊司眨了眨眼睛,有些幸災樂禍,“這么看來我不是倒霉的唯一一個?”

    “盡管你們都不是敗在我的手下讓我感到十分愧疚,但不得不說這也是命運中的一點緣分。”,奧爾薇絲將上衣放下笑出聲來,“只用神明才能在命運長河外行走,我愿意以朋友的身份祝福你們,畢竟你們只差了一步。”

    她愈走愈遠,身后傳來祭卡伊司惱怒地大喊,“你別想我會幫你阻止戰爭,奧爾薇絲,像你們人類這樣的螞蟻互相殘殺死得干干凈凈我才開心!”

    奧爾薇絲在軍營遠處的樹林旁等待提恩,不出她所料這個侏儒果然循著蹤跡找了過來。

    “怎么樣,事情辦得順利嗎?”

    提恩聳聳肩膀,笑道,“算是吧,你父親統帥的軍隊里并沒有隨行的魔法師,復制一份行軍路線以及一些情報資料并不比搬空賽米拉達的國庫來的困難。”

    奧爾薇絲疑惑地看了十分輕松地地給她一沓資料的紅發小侏儒一眼。

    “你要干什么,奧爾薇絲?”,提恩亂叫著蹦蹦跳跳,躲避著她魔法的抓捕,但終究逃不脫被她一個閃電劈得僵直在地上。

    “你師傅肯定給了你些好東西。”,奧爾薇絲的手毫無顧忌地在他身上探索摸動,將這個只會偷窺和調戲而不怎么敢上手的害羞變態弄得滿面通紅。

    “哈。”,她終于從他的腰帶的暗口袋里摸出一個精致的面目猙獰的人偶,似金似木的公主娃娃,“哦,我就說你一個四覺靈盜怎么可以從防守嚴密的精銳大軍中竊物。”

    “還我,奧爾薇絲!”,提恩很明顯有些急眼了,拼命地想要夠到奧爾薇絲高抬的手。

    奧爾薇絲看了他一會兒,哼了一聲,將人偶丟還給了他,想了想從紫晶戒指中將那亮澄澄的魔晶石拿了一袋出來丟給他,“人偶不是最能吃的嗎?就你那點身家能夠同時支撐起你在煉金術和人偶師上的花銷嗎?”

    提恩接過那個人偶和那袋魔晶石,神情有些恍惚,這出自奧爾薇絲手上的珍貴饋贈燙的他身子直哆嗦,“一袋我可不會簽賣身契,奧爾薇絲,起碼要有兩袋。”

    他頓了頓說道,“而且我必須糾正你的錯誤,傀儡術可不是那些幼稚的人偶師能夠擺弄的玩意。”

    “我已經聽夠了傀儡師與人偶師之間的爭執,不需要你把你們之間倨傲的矛盾再說一遍。”,奧爾薇絲不耐煩地擺擺手,倚靠在樹上翻讀起了提恩給她的資料。

    “大部分情報從歌德默爾斯家族的角度看都沒有問題,唯有這一條。”,奧爾薇絲戲謔地指著羊皮紙上用鮮紅符號加密的一條絕密信息,“帝國準備吞下勞拉后攻向泰坦本土,這算什么?被欺負得想復仇想瘋了?”

    忽的她想起什么又統合似地看了兩三遍前面的情報,戲謔的表情逐漸消失在臉上,浮現出的是驚愕,疑惑與不安,她抬起頭來試探性地問向提恩,“你覺得可能嗎?”

    提恩搖搖頭聳了聳肩膀,“不要問我,問我也是不知道。”小說屋 www.awbv.icu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琉璃魔杖》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琉璃魔杖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琉璃魔杖》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鞍山麻将群2毛
永利402娱乐网址 重庆时时彩稳赚方法 广东11选5精准一中一 斗牛看牌抢庄技巧攻略 华赢集团 重庆时时彩龙虎和诀窍 巅峰娱乐不给提款 时时彩技巧与实战攻略 快速时时走势图 欢乐生肖实时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