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忘憂客棧之偽神血【71】

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詭樓異聞物語忘憂客棧 第190章,忘憂客棧之偽神血【71】
(小說屋 www.awbv.icu)    “我先說好了,別用你那些碰過尸體的工具,碰我的手!”

    “人終歸是要死的,等你死的時候也被人這樣嫌棄,你心里會有多難受?”水守財說著拉開柜子,取出一套帶包裝的一次性物品。

    “這是什么?”

    “死者也是有尊嚴的,不可能所有東西都是混用的。”

    “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我一直以為醫院停尸間,一排尸體躺著,等著被化妝。”

    “同一天,不可能有那么多人死去的,把手伸出來。”

    水守財除了傲氣點以為,玖雅說什么并未生氣,反而是拆開那套一次性工具,戴上一次性手套,幫玖雅檢查右手。

    “我大概是有十七八年沒見過你了。”

    “所以……我五歲的時候究竟發生了什么?需要換血改命。”

    “具體原因重要嗎?我已經忘記了,我只記得因為你,藥王谷沒了。”

    “具體原因是因為什么?”

    “你家鏡子后面有東西,而你是我見過的,最特別的一種體質,好了,手愈合的很好,根本看不出曾經粉碎性骨折過。”

    水守財仔細檢查過玖雅的手,骨頭愈合速度之快實在驚人咋舌,但又確確實實的好了。

    “這叫好了?我手指上的的疤都沒愈合好吧?”

    玖雅嚴重懷疑自己碰上了個赤腳醫生,不僅沒有給自己換藥,還把自己手指上的傷口捏出了血,最重要的是,什么也沒告訴自己。

    “我很多年沒行醫了,消炎藥什么的我都沒有,死人也不需要,你還是自己去前面掛號找西醫換吧。”

    “你真的是海執琛嗎?歐陽清牧的師父,曾經的藥王谷谷主,幫我換血的主刀人?”

    “說是也是,說不是也不是,我現在是個死人,我叫水守財。”

    “我不相信你會忘記我換血的理由,我又沒背景,更沒后臺,什么陰謀詭計也和我挨不上邊,我根本沒有理由被你敵對。”

    “我也沒有敵對你,我今天只是想見見你而已。”

    “好了,現在見也見了,你可以告訴我了嗎?你為什么要幫我們姜家?救我的性命,我五歲時究竟發生了什么!”

    “陸颯,帶她去前面換藥吧,去晚了可是要排隊的。”

    水守財下了逐客令,鄭陸颯拉著玖雅向醫院前門走去。

    “放開我!那我問最后一個問題!聰望月你認識嗎?”玖雅甩開鄭陸颯的手,抓住遺容整理室的門,探頭問著水守財。

    沉默,足足有半分鐘之久的沉默,水守財才開口“認識,陸颯帶她走。”

    “你認識?那他到底是干嘛的?方便說嗎?”玖雅還想追問,鄭陸颯掰開玖雅抓門的手,硬拉著玖雅去了醫院前廳。

    “不用你拉我!我自己會走!放開我!”玖雅甩開鄭陸颯,還想往太平間跑,被鄭陸颯攔住。

    “有些東西知道的太多沒用,別人不愿意說就沒必要探知了。”

    “好,我不去了還不行嗎?我去換藥。”玖雅說著推了鄭陸颯一把,沒推動,快速跑開了。

    “切!我又不是不會自己走,全都喜歡裝神秘,好啊,我就讓你們知道,我比你們還神秘,一個兩個的,我全要給你們壞事。”

    玖雅靈機一動,拿出手機,準備給養拾億打電話,光顧著看通訊錄了,沒注意腳下,被醫院門口的栓狗繩絆倒。

    “誰這么沒公德心!醫院還帶狗……”玖雅正說著,就看到狗脖子上掛著的狗牌,寫著個蘇字。

    “蘇昊的狗?不會這么巧吧,你如果是犬妖變的汪一聲讓我知道。”

    “汪!”

    “蘇昊在醫院里?”

    “汪!”

    “你沒感謝父母去陰間,而是留下報恩了?”

    “汪!”

    “呵,有點意思。”

    “汪汪!”

    玖雅看看自己的右手,略思索去掛了號換藥。

    果然碰上了在辦出院手續的蘇昊,他摸索著在出院手續上簽字,拿著東西去扶金玲。

    金玲還拄著拐,但卻很幸福的依偎在蘇昊身邊,她成功的借窮奇的身體復活了,只是這復活的代價有些大。

    金玲的身上纏滿了鐵鏈,每走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代價,那鐵鏈似乎是墜獸淵,專門用來捆綁獸類的,一條就有千斤重,而她身上捆綁了至少四條。

    她的一瘸一拐,更多的像是因為墜獸淵的重量,讓她的小身板承受不住。

    玖雅想上前打個招呼,卻被人拽住了“阿彌陀佛,姜玖雅,小僧與你又見面了。”

    “嚴悟?”

    被嚴悟這么一拽,玖雅只能看著金玲與蘇昊互相依偎著,牽著狗離開。

    “是小僧。”

    “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小僧是替陰司辦事的,醫院乃陰陽交替之地,有的人進來時為陽,離開時已為陰了。”

    “墜獸淵是你綁在金玲身上的吧?”

    “嗯,小僧不否認,這是金施主自己的選擇,守諾之人該被獎勵。”

    “你跟我說那叫獎勵?呵呵,一個出家人心這么狠,怎么成為地藏菩薩徒弟的。”

    “小僧怎么成為的,姜施主應該知道。”

    “我是知道,我這是在諷刺你!金玲是人,借兇獸的身體還陽不太合適吧。”

    “姜施主進步了,知道顧全大局,不意氣用事了。”

    “難道金玲有什么特別待遇,可以讓你無視陰陽規則?”

    “這事情要說到狼與狽的內丹。”

    “我們找個地方剛聊聊可以嗎?”

    “來不及了,小僧還有別的事情要忙,墜獸淵是為了鎖住窮奇的魂魄,讓它可以睡到金玲離開,鎖的并不是金玲。”

    “那我跟你一起,你再給我詳細講講,我還有好多事想問你呢。”

    “姜施主,你的手該換藥了,蘇昊和金玲都是可憐人,不要打擾他們了。”嚴悟說完匆匆離開。

    “我又沒說要打掃他們,還重點提醒我,我是有多不靠譜!”玖雅氣鼓鼓的說著,轉身就撞到了金玲身上。

    “金玲?你……你不是和蘇昊走了嗎?”

    玖雅趕緊后退和金玲拉開距離,這鐵鏈撞腦袋是真疼。

    “再給我點時間,我安排好蘇昊的一切會自己離開的,我不怕魂飛魄散,我怕的是蘇昊孤身一人,守著一個家,等著沒有結果的未來。”

    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小說屋 www.awbv.icu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詭樓異聞物語》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詭樓異聞物語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詭樓異聞物語》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鞍山麻将群2毛
大胆的戴夫和荷鲁斯之眼试玩 dnf剑魂吧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游戏 海盗王游戏下载 双色球吧 乐透15选5走势图 巴伦西亚对赫塔菲比分 奥斯堡vs汉诺威96 福建快三开奖走势图今天 北京快3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