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蘭庭被“罵”

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首輔家的長孫媳 第336章 蘭庭被“罵”
(小說屋 www.awbv.icu)    一秒記住【書迷樓 】,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周王驚呼一聲拍案而起險些沒把椅子撞翻。

    寧國公:???

    他還維持著搖晃手指的姿勢,腦子里充滿疑惑,不知他意圖試探殿下神智尚在否的動作為何引起如此嚴重的恐慌。

    “殿下玉體還安?”寧國公轉而憂心忡忡,今日的周王看上去是十分的不妥啊。

    周王紅著臉重新落座,強行解釋自己的失態:“我還以為舅公要戳我的眼睛。”

    寧國公:……

    何以會給殿下造成如此野蠻邪惡的印象?自己明明是個和藹可親的長輩,忠心耿耿的臣子!

    君臣二人各自尷尬了一陣兒,周王方才找回狀態,訕訕道:“昨晚為噩夢所擾,被不知何人追著要戳瞎雙眼。”

    “原來如此。”寧國公稍覺安心一些,又再重拾來意:“趙逕勿的計劃成功了,連我都沒想到陶嘯深竟然真會暗中相助,郝祥義與雷澗雙雙暴亡,無疑會讓高黨更加提心吊膽。”

    “逕勿從不行為沒有把握之事,他向我提起這一計劃之時,我便相信他定能說服陶嘯深暗助。”周王倒是一副毫不驚奇的模樣。

    寧國公嘆息一聲:“殿下與我商計欲爭取趙逕勿相佐謀儲時,我雖也覺得未嘗不可,但實在并不認為一個新近登科的毛頭后生能起大多作用,只思謀著,一來趙逕勿的品行是有口皆碑,且他也算自幼與殿下相交,既答應了效忠殿下,絕無可能行為背叛不義之事;再者他畢竟是太師公寄予厚望的子孫,且太師公既能將軒翥堂一族家事托付,足證趙逕勿雖然年弱,但論才學品行,遠勝其父輩。可畢竟入世未深,歷練尚少,能否運籌帷幄還需試證,真不料他竟當真能夠收服太師公遺留人脈,陶嘯深雖只是鎮撫使,但因其極受皇上賞識,要論來此時權威恐怕已經勝過錦衣衛的指揮使等等上峰,何甘于對個晚輩后生如此言聽計從。”

    “這就是舅公還不知道許多隱情的緣故了。”周王殿下似乎與有榮焉:“逕勿可不同凡常,實則十歲之時,太師公就已給予他歷練考較,多少事件,看似太師公運籌帷幄,其實背后都是逕勿在布署計劃,尤其陶嘯深當年險

    些被上峰陷謗身犯牢獄之災,實則多虧逕勿行計才能夠化險為夷因禍得福,太師公的器重是一方面,逕勿自己若無本事,莫說太師公的諸多門生故舊,況怕軒翥堂族中,也難以贏獲人心向服。”

    “原來如此。”寧國公連連撫須,感慨道:“太師公真是幸運,得一如此出色的嫡長孫支撐家族繼承志業,也難怪他過世這前,竟然真放心把軒翥堂交托給未及弱冠的少年孫輩了。”

    其實他一直心存疑惑,還道趙江城、趙洲城二人有不足為外人道的惡劣不堪,方才逼得太師公不得不把家主之位直接托付給嫡長孫呢。

    “不瞞舅公,起先逕勿與我商會時,我并不贊成逕勿的計劃,認定這是個天賜良機,要若太孫當真執行暗殺計劃,當然,咱們一定不能夠讓太孫得逞,務必會護逕勿及其叔父的安全,但太孫罪行公之于世,這回可沒有高瓊替他頂罪了,就算父皇不愿廢儲,然而太孫成為眾矢之的,父皇也必須顧忌朝野人心所向,最終逼于無奈,定然會聽取諫言廢儲。”

    “你啊!”寧國公又再伸出他的手指。

    周王心頭一寒……但這回總算沒有驚而起跳了。

    寧國公的手指也不過是朝向周王虛虛一點而已:“你要保趙淅城叔侄二人周全,就定然要安排人手挫損太孫的計劃,把太孫捉個現形兒,這件事情根本不可能做到天衣無縫,必會被皇上察覺。可只要皇上加以質問,太孫能不交待他謀刺太師公子孫的原因?皇上立時便會反應過來有人誘使太孫謀刺朝臣,利用輿論逼迫廢儲,屆時你就有了重大嫌疑!誘使一事原本與殿下無關,可到那地步,縱使是殿下周身長滿了嘴,況怕也無法開釋皇上的疑心了!殿下可就得擔上不孝悖逆之罪,指不定懲處比太孫更重。”

    “是,逕勿也是如此說的。”周王訕訕道。

    寧國公又揪了半天胡須,方道:“皇上密/處郝祥義及雷澗,再一次證明并無廢儲之意,故而殿下謀儲的意圖無論如何都不能顯露,就算對晉國公府,也必須暫時隱瞞!”

    “是,是,是,逕勿也是如此提醒。”

    “那么趙逕勿可說過接下來的計劃

    ?”

    “逕勿道,稍安勿躁。”

    寧國公頷首:“那就是等著太孫自己作死了。”

    “舅公真是和逕勿心有靈犀。”

    寧國公頻頻頷首,忽然意識到不對:“什么叫心有靈犀,明明是英雄所見略同!”

    周王:……

    他又想到了那句話——舅公行步顧影否?

    把嬌笑的形象換作自己,殿下忍不住再打一個冷顫,豎起了周身的寒毛……真是太詭異了,為什么在這句話前就一定要加上嬌笑呢?誰在嬌笑?是誰在笑話他自戀?為何那人嬌笑,仿佛并不至于讓他寒毛倒豎,反而還心蕩神迷?真是太詭異了,這種詭異的情形究竟因何而起?

    寧國公此番卻未留意周王的神不守舍,自顧分析道:“太后娘娘也是這么想,不能誘使太孫行惡,但娘娘確也認為太孫已然是無可救藥,皇上的一番苦心必定付之東流。經過這回事件,皇上一定會對太孫厲行監督,最穩當的辦法是徹底肅清高黨,禁絕奸邪之輩仍然教唆太孫行惡,必定會授朝中忠直重臣輔教太孫言行心志。

    然而太孫又怎能甘心信服?他是中邪已深,萬萬無法歸于正道,而且那隱藏幕后誘使太孫自尋死路的黑手,也必定不甘計劃受挫,他們一定會再行陰謀促成廢儲。”

    意思是太孫作死是遲早而已,廢儲實在不需陰謀詭計。

    周王頷首,不及張口說話,宋國公就舉手阻止:“知道了,趙逕勿也是這樣說。”

    周王:……

    這一天蘭庭剛好又輪到了“休假”,可以從翰林院回一趟家盡盡孝道慰慰嬌妻,小兩口剛從躊躇園出來往怫園里走,玉樹臨風的趙大爺就忽而覺得鼻子一陣悶癢,實在忍不住別過頭去打了個噴嚏。

    蘭庭:……

    春歸:……

    夫妻兩心有靈犀的抬頭看了看金烏,覺著這天氣實在不能是受涼。

    “有人在罵我了。”

    “有人在想你了。”

    異口幾乎同聲。

    蘭庭一把撈起春歸的小手,格外一本正經:“沒人想我,一定是有人在罵我。”

    小說屋 www.awbv.icu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首輔家的長孫媳》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首輔家的長孫媳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首輔家的長孫媳》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

鞍山麻将群2毛
腾讯分分彩挂机计划 11选五免费计划软件 河北时时开奖号码走势图表大全 五分pk拾计划网页版 pk10冠军走势图定位图 双色球怎样投注可以有特别奖 最新棋牌游戏 极速飞艇计划软件 球探即时比分电脑版 棋牌娱乐送28